示例图片二

八大神山 唯独爱萨普神山

2019-10-16 17:14:32 已读

因为工作关系,我常年行走于藏区,见过许许多多壮美秀丽的山峰,也听过许多神山圣湖背后哀婉曲折波澜壮阔的爱恨情仇故事。我已走过藏区八大神山,也曾近距离朝圣贡嘎、念青唐古拉、喀喇昆仑山。

每每走近这些高山,内心总会有一种出奇的平和与泰然,但是这种高山仰止的感觉只会存在相对较短的一段时间内,离开不久,这感觉也就慢慢淡了。

这种感觉在2017年年底我见到了舒小简的萨普照片之后虽未实至,内心已往。我承认我是个肤浅的人,评价一个事物更喜欢看外观。第一眼见到萨普的时候,我就知道这是我心中的理想山型,萨普二儿子和私生子的几乎等边三角形造型造型曾几何时在我梦里不止一次出现过。

萨普神山是群峰群,自左向右依次伫立的山峰,分别代表萨普的妻子、萨普妻子和别人的私生子、萨普的二儿子、萨普大儿子、女儿、萨普、萨普的私人保健医生。这贴近烟火的群峰命名方式让人眼前一亮,再结合萨普的各种山型以及山脚下的冰川和圣湖,自诩为藏地老炮的我,怎么能不出发?

2018年4月,机缘巧合,我和一些户外旅游业的大咖同行去西藏的藏东踩线,昌都边坝,我和八千里的边城临时脱团,准备去心驰已久的萨普神山看看,当时正值虫草季,不论是边坝还是比如,绝大多数藏民都去上山采虫草了,不好找到愿意进萨普的旅游包车,最后我们没办法,只好临时在县城买了一辆摩托车,第一次萨普的游记可以见往期文章:你好啊,萨普!两个老男孩骑摩托来看你了

我以为从萨普回来之后,就会像其他的神山一样慢慢淡忘,但是这次与往次不同,我对萨普神山竟然念念不忘,除了它特有的山型、纯净的空气、浪漫的雪山,我想同样吸引我的还有那些生活在萨普神山里淳朴的藏民。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今年有几个新同事恰好提出来也想去萨普,我说那咱们就一起出发吧!相对于去年,今年去萨普的路已经好了很多,我们这次也没有骑摩托车,而是选择了越野车。羊秀乡到萨普神山的路拓宽平整了许多,有些许路段车速都已经能上60。我们晚上十点半到达羊秀乡,又逢虫草季,这么晚本来是不应该放我们进沟的。又找了比如县旅游局的塔杰局长特意沟通,才被准许进入。到达萨普湖边时已是深夜十二点,格桑姑娘一家已经深度睡眠,任我们怎么在外拍打窗户都无人应答,或许即使听到了她们也不会开门,毕竟一家都是女人,这么晚有人敲门,谁知道外面是好人还是坏人,是人还是熊。

没有办法,我们只好回到萨普湖边露营。夜里风大,又下起了冰雹疾风骤雨中,让我恍然以为萨普的那只熊又出现了,吓得我赶紧回到车里蜷缩着过夜,冰雹声太大,已经淹没了犬吠声,这样即使熊来了,我们之前也不会有任何的预警,与其在帐篷里胆战心惊还不如在车里暂且忍耐几个小时。天刚蒙蒙亮,我看到格桑拿着锄头走出了屋门,就近爬上了山腰开始挖虫草,我走到她脚下问她,格桑,你还记得我吗?格桑害羞的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我也不知道她是记得我还是不记得我,我只好双手向前屈膝做起了骑摩托的姿势,然后格桑就开心的笑了,很明显她想起了去年那两个骑摩托车来找她玩的二傻子。

本来去年从萨普离开的时候,我跟格桑许诺过些天会再来看她,还煞有介事的问她都需要什么,然后一一做了记录,说过一两个月就把这些物资给她送来。虽然我有些迟到,但是之前答应的东西我还是都拉了上来:大米、护手霜、色拉油、零食、肥皂、牙膏、洗衣粉还有啤酒、罐头,即使再次大雪封山,这些物资也够他们一家三口吃上一两个月了。我问格桑还有什么需要的吗?格桑摇摇头,够了够了,已经很多了。

我说,我饿了,你给我们做早饭吧,格桑马上回屋开始准备早饭。早饭不丰盛,高海拔环境我和同事也吃不了太多。随便吃了两口,我对格桑说:格桑我们几个昨晚上没睡好,想睡觉。给我们收拾个屋子吧。格桑马上又收拾好了四个床铺给我们,并点好了牦牛粪,不一会儿屋里就暖暖的。我和其他几位同事各自躺下补觉。一觉醒来,发现格桑对着我傻傻的笑,我问你在干啥,为什么不去采虫草。格桑说你们是朋友,朋友来了,要陪朋友,不挖虫草。我心想这可不好,虫草季最多也就一个多月,一天不挖虫草损失可不小。我摇起了几个同事叫他们收拾一下该出发了,只有我们走了,格桑才好出去挖虫草。

格桑送我们过了铁桥,问我,哥哥你还会来吗,我说会吧,如果你有需要的东西就托人给乡里或者旅游局的人说,他们会通知我的,我下次来的时候帮你带上来。格桑赶忙摇头和摆手,不要了不要了,真的不要了,现在路好了,我们自己出去买也很快的。

看着格桑从后视镜消失,我又掉头朝萨普的冰川开去,萨普景区里面的路还是去年的路,还好我们起得早,没碰到什么游客,这种单行道会车是最让人头疼的。开到木桥边,忽然从一个拐角跳出来两个人,一边朝我们招手,一边跑,吓得我赶紧又锁了一遍车门。两个人一个是出家人一个是牧民打扮,出家人跟我们说,不要把车停在这里,这里景色不好,要往上开,上面的冰川冰湖才漂亮,说罢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在前面蹦蹦跳跳的给我们带路,一边跑,一边挥手朝我们喊,跟我来啊!没办法我们只好硬着头皮跟他往前走,转过一个山弯,视野果然更加开阔,景色自然也是好了很多。

我下车跟出家人攀谈起来,他说他是萨普寺里的和尚。这个人我之前就有耳闻,萨普寺坐落在萨普神山脚下,庙宇不大,是个苯教寺庙,全寺上下满打满算就一个人,什么活都干,常年陪伴他的是那只萨普棕熊。我惊问:你就是萨普活佛?出家人满脸害羞的点了点头。他问我是第几次来萨普,我说第二次,不过我之前有个朋友受过你的帮助,一直让我有机会帮他回报一下你。活佛没接话茬,说我帮你照张相吧,然后拿着我的手机让我转啊转。转了半天才停下来帮我拍了张照片,我拿过手机一看才明白,原来活佛在找位置,照片中我的头顶正好是他的萨普寺。

拍完照,活佛问我们几时下山。我说再拍半个小时,如果天气还不转晴,我们就撤了。活佛说他俩下山有点事情,问我们是否方便带他们一程,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便答应了。活佛说那他们先往外走,一会儿我们走的时候在路边接上他俩就可以,现在先不给我们添麻烦。说完两个人就又蹦蹦跳跳的走了。
过了大约有个二十分钟,天气丝毫没有转晴的意思,反而开始下起了冰雹,我们也怕活佛两个人被冰雹砸到,就提前返程去接活佛。可是车开了十几分钟却连一个人的影子都没有见到,想来聪明的活佛应该是找山洞躲避冰雹去了吧。

车开到湖边,天气突晴,萨普的妻子、私生子、二儿子接连露出了身影,之前一天的舟车劳顿终算没有白费。我们开始往回走,同事突然问了我一句话:勇哥,你还会来萨普吗?我想会吧,虽然萨普不如冈仁波齐、喜马拉雅、梅里、贡嘎有名,但是这里有我太多放不下的东西。